• 養殖技術
    養殖致富

    雷山竹鼠養殖

    被稱為“城歸”的農民工,正在鄉村振興中發揮著重要作用。

    日前,在中國科學院主辦的第六屆戰略與決策高層論壇上,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原黨組副書記、副部長楊志明稱,過去把海外留學回國發展人員稱為“海歸”,現在我們同樣可以把農民工返鄉創業稱為“城歸”。

    他提到,鄉村振興當前急需創業人才,農民工返鄉創業無疑是一支令人刮目相看的新興力量。

    中國農民工已經從當年“放下鋤頭拿起榔頭搞加工,放下鐮刀拿起瓦刀搞建筑”,成長為組裝寶馬、奔馳汽車,組裝蘋果、三星、華為手機的現代產業工人。在當前的經濟轉型中,農民工有勞動、資本、技能雙向流動的特點,經過城市打工的歷練和積累,帶著想法、技術、資金、營銷渠道,返鄉創業,像當年的鄉鎮企業一樣異軍突起,為振興鄉村豐富了實踐內容,在推動經濟轉型過程中呈現出了新亮點。

    “90后”村主任

    在上海待了將近6年后,2013年11月,苗族小伙唐文德毅然決定回到貴州老家。一方面由于這一年父親生病,無法侍奉跟前,這讓他很是愧疚。本想接老兩口到滬上生活,他們卻因為無法適應大城市的生活,不愿來。另一方面多年在外的營生經歷,讓他敏銳的捕捉到近年來返鄉創業潮所帶來的鄉村旅游的巨大商機。

    于是,在跟上海貴州商會的領導接觸之后,再加上他們傾情推介,唐文德心動了,舍棄原本做房地產銷售積累下來的客戶資源和穩定的收入,成為了700多萬返鄉下鄉創業群體的一員。事實上,不管是鄉村振興戰略,還是打贏脫貧攻堅戰,這一群體都是值得依靠的堅強力量。

    帶著在大城市打拼下來的積蓄,以及自己琢磨出來的做生意的經驗,唐文德回到老家雷山縣開始創業。經歷過最初開辦裝修公司的創業失敗,直到2015年才重拾在外讀書時所學的專業——旅游管理,跟廣州當地的旅游公司合作,正式做起了鄉村旅游的生意。

    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當時也是摸著石頭過河,邊做邊摸索,后來考慮到基礎設施條件,就選擇到自家所在的白巖村發展。同年8月,投了五六十萬來裝修房子,搞農家樂。“一下子投這么多錢,肯定是經過細致考察了。風險跟收益其實是成正比的,想賺錢就必須要付出,否則就別想賺到錢。當時,跟老婆商量過后,就請工人來修建房子。后來也證明,農家樂吸引來的客流,也帶動了村子的發展,盤活了資源。”

    在自己創業風風火火之際,唐文德還以所在村民小組組長的身份,組織村民成立合作社,搞起了家庭農場,吸引那些原來在外打工的村民回家就業。此外,為村民爭取扶貧專項資金,對村子里的道路等基礎設施進行改善。

    由于村民看到自己返鄉創業的表現還不錯,再加上跟外面的公司接觸較多,視角和思路很開闊,能夠爭取到項目和資金,有著很大的潛力,能夠帶動村民致富。于是,唐文德就被推薦競選村委會主任。靠著村民的信任,在27歲那年,也就是2017年1月,他以高票當選。

    “讓貧困戶在自己家門口就業致富,這是最希望看到的。”唐文德說。

    白巖村位于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縣東南部,在寨子里,有層層相承,塊塊相連的梯田,梯田一直延伸到谷底的河邊,被“梯田托起的村莊”。然而,白巖村的綠水青山并沒有自動轉化為“金山銀山”,讓村民們過上富足的生活。2014年,全村146戶人家有53家貧困戶,貧困發生率高達36%。

    此外,白巖村所在的雷山縣,又是貴州省定14個深度貧困縣之一,國務院扶貧辦定點幫扶縣。據了解,截至2017年底,全縣仍有貧困人口1.86萬人,貧困發生率仍然有13.5%,脫貧攻堅任務仍然十分艱巨。

    當選村委會主任的唐文德深刻得認識到:一個村要實現脫貧致富,一定要有產業支撐,要有造血功能。考慮到村子里的干部隊伍和老百姓思想封閉,他干脆自費帶著村支部的黨員干部,到外面去考察學習,開闊眼界,增長見識,學習外地脫貧和產業發展的經驗。正因此干部和老百姓脫貧致富的干勁都很足。

   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,唐文德將村里的146戶分為了三個合作社:一是成立合作社做家庭農場。“種當地的水稻、李子、楊梅,養黑毛豬、竹鼠,直接銷往雷山縣。”

    二是向上級申請50萬專項扶貧資金,購置了一臺挖掘機,成立合作社,再盤活村里面閑置的23輛運輸車。“把運輸車和挖機承包給雷山縣的建筑公司,去年年收入達14.4萬元,全村一起分紅。”

    三是組織村民成立旅游合作社,開發當地的旅游資源,“跟旅游公司合作,讓旅游大巴直接將游客接到村里來,游客基本是北上廣來體驗農耕生活的。”

    “城歸”創業群體的特點與難點

    楊志明稱,“海歸”創業,多數是政策吸引和個人意愿的組合,而“城歸”創業多是市場經濟效益吸引和個人積累的組合,“城歸”雖然人數不多,僅僅占到農民工的2%,但“城歸”生命力強的特點已經顯現。

    農民工返鄉創業對拉動鄉村就業具有獨特作用。楊志明舉例說,老一代返鄉創業的農民工有江西農民工張華榮,他在東莞打工學會制鞋,返回贛州做了鞋廠,吸引一萬人就業,并且到埃塞俄比亞辦起鞋廠。

    另一位是周群飛,她利用自己在深圳打工辦廠的經歷,順應產業轉移的趨勢,在湖南瀏陽建立藍思科技園生產手機屏,吸納兩萬人就業。新生代農民工來自貴州的鄭傳久,在當地建起一座園區,聚集了四五家企業。

    根據觀察和研究,楊志明分析了這些“城歸”農民工的三個特點。

    一是創業成本低,起步快。“城歸”創業農民工,由于在城市積累以后不滿足于為別人打工,渴望自己創辦企業。再加上對鄉村有著深厚的鄉土觀念,對家鄉的資源情況、人際關系和環境非常熟悉,個人創業的能動優勢和進城務工換來的后發優勢組合起來,就是城歸創業的資本。

    二是城歸創業小微企業起步經營靈活,根據對他們創業項目的數據分析,“城歸”創業群體的資金普遍有限,主要是個人的儲蓄、房產抵押以及個人信用擔保。因此,創辦企業多集中在能夠短期見效、起步快的項目上,這使得農村中的專、精、新、特項目得到了專業的人才組合,從某種意義上來講,融合了農村的一二三產業。

    三是通過興辦創業園區,發揮聚集效應。隨著西部大開發、中部崛起戰略的實施,在不少地方出現了經濟洼地,特別在西部,也出現了沙漠綠洲。

    在楊志明看來,“城歸”創業解決了農村振興中多年來難以解決的問題。比如,成為活躍鄉村經濟發展、縣域經濟發展的新生力量,改變了主要靠吸引大企業大項目招商引資促進經濟發展的單一路徑。“城歸”創業的項目大多有市場優勢,本身就因地制宜,是接地氣的招商引資,與以往引的多、實際落地少的傳統招商引資存在鮮明的對照。

    此外,“城歸”創業項目基本集中在勞動密集型的小型制造企業、一定規模的種植養殖業,以及農村電商和鄉村旅游的短平快項目,這使得不發達地區的經濟增長點有了新的希望。

    盡管“城歸”創業群體有眾多優勢,楊志明還提到,對這個群體來說,當前的困難和問題主要集中在“三難”:創業融資難、資源集約難、聚集人才難。此外,在種植養殖項目上,也出現了跟風現象,產品同質化情況比較多。

    針對以上問題,楊志明認為,厚植“城歸”需精準施策,比如,政策有集成,將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扶持政策、支持農民工返鄉創業的優惠政策和精準扶貧、農副產品加工、革命老區旅游開發、扶持小微企業、農村電商等扶持政策有機結合。

    此外,將創業與園區,結合特色小鎮建設,開辟“城歸”創業園區,最大限度地盤活開發區工業區等閑置廠房土地存量資源;簡化農民工城歸創業貸款擔保的手續。

    在資金支持方面,要建立“城歸”專項貸款,鼓勵設立小微企業貸款補償資金,采取自然擔保、園區擔保、財產擔保、公司+農戶擔保等多種形式,擴大“兩權”抵押貸款試點,使“城歸”有更多的金融扶持服務獲得感。在人才培訓方面,要由體力型輸出變為智能型輸出,走技能脫貧的道路。在貧困地區,采取特殊人才培訓計劃,加大政府培訓額度的支持。

    轉載請注明出處養殖網 » 雷山竹鼠養殖

    相關推薦

      无码福利在线观看1000集